工业甲醛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工业甲醛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华谊资金链隐忧渐显大牌流失致业绩大幅下滑

发布时间:2021-01-20 15:53:02 阅读: 来源:工业甲醛厂家

华语电影业堪称绝对“大腕”的华谊兄弟,在股票市场却遭遇了众多“大腕”的集体减持。冯小刚、张纪中....一干艺人在华谊兄弟原始股解禁后,纷纷选择减持套现。

尤其值得关注的是,公司财务总监徐佳不但与大腕明星一起加入了减持阵营,而且在连续减持公司股份后,近日突然宣告辞职。12月14日,记者多次拨叫公司董秘兼代理财务总监胡明手机,试图求证徐佳离职对公司带来影响,但均未获成功。

在众多影业巨头厉兵秣马备战贺岁黄金档的时候,华谊兄弟给资本市场奉献的却是一幕兄弟分道扬镳的悲情戏。

财务总监带头套现

从金牌导演冯小刚、张纪中,到分众传媒总裁江南春,以至于互联网巨头马云,在华谊兄弟限售股解禁后,无一例外的选择大比例减持。

华谊兄弟三季报显示,马云、张纪中、江南春已经从华谊兄弟前十大股东名单中退出。而马云的操作则更为干脆,限售股解禁一笔抛售一笔。按照马云自己的解释,“套现华谊兄弟是为了改善个人生活。”

在众多艺人、创业股东纷纷减持华谊兄弟的同时,公司财务总监徐佳也加入了减持的队伍。11月9日,徐佳通过连续竞价交易减持华谊兄弟4.5万股。12月1日,公司财务总监徐佳突然宣布辞职的一纸公告,更是将华谊兄弟推上了风口浪尖。

作为上市公司高管团队的核心成员,财务总监不但掌握着上市公司的准确财务数据,也对公司发展战略了如指掌。如果说众多大牌艺人的集体减持是出于个人利益进行的套现行为,那么财务总监徐佳的辞职则尤其耐人寻味。

一位长期跟踪华谊兄弟的券商研究员对记者说,“徐佳辞职是准备去另外一家上市公司做董秘,按照职位排序来讲,徐佳从财务总监变为董秘,是升职了!”

然而另一位行业分析师徐薇(化名)则向本报记者表示,“上市公司所有核心数据、财务状况、战略发展方向,对竞争对手来说都属于核心机密,徐佳如果跨行业转投其他企业就职还算说得过去。但如果真是被华谊兄弟的竞争对手挖去,那么对公司的发展极为不利。”

徐薇称,“徐佳持有华谊兄弟的股份本来就不多,也就是几十万股。在公开渠道,今年一共减持了3次。徐佳辞职,也可能是在为全面套现股份做准备。”

按照华谊兄弟的人事安排,徐佳辞职后由公司董秘胡明代理财务总监一职。记者注意到,徐佳于11月4日抛售华谊兄弟股份2.2万股,当天胡明通过二级市场减持华谊兄弟高达32.4万股。

根据公开披露信息,11月4日,徐佳的减持均价约为17.97元,胡明的减持均价为17.86元。截至目前,华谊兄弟股价已较减持价格下跌超过10%,两位高管减持操作之精准堪称炒股高手。

大牌流失导致业绩大幅下滑

众多原始股股东大比例减持华谊兄弟的背后,是公司业绩的明显下滑。华谊兄弟今年三季报显示,公司营业收入同比下降了55%,净利润同比下降了32%。其中,电影业务的大幅滑坡是拉低华谊兄弟业绩的最直接因素。

去年凭借一部《唐山大地震》,华谊兄弟打造出了全球华语界最卖座的电影,同时也为公司带来了近1个亿的收益。然而,今年以来,靠电影起家的华谊兄弟却在电影市场异常低调。其在年内推出的《狄仁杰》、《全球热恋》等影片虽然口碑不错,但为华谊兄弟带来的收益却相当有限。

以《全球热恋》为例,前作《全城热恋》票房超过1亿,而续作的票房不及前作的2/3。

目前,张艺谋带着他的《金陵十三钗》强攻圣诞贺岁档,众多进口大片也蜂拥而至。华谊兄弟却似乎放弃了贺岁档,整个12月至明年1月春节前黄金档期几乎没有实力作品推出。

徐薇向记者表示,“华谊兄弟看点主要在明年,《画皮2》、《1942》等影片有望为华谊兄弟打一个翻身仗,尤其是冯小刚导演的《1942》,凭借冯导的业界领导力和超高人气,《1942》完全可以比肩《唐山大地震》。”

实际上,冯氏电影独撑了华谊兄弟的半壁江山。从早期贺岁档的《不见不散》、《没完没了》、《手机》、《天下无贼》,到近年来推出的《集结号》、《非诚勿扰》、《唐山大地震》,可以说有了冯小刚,才成就了华谊兄弟在华语电影领域的领袖地位。

一位券商行业研究员给记者做了一个比喻,“从宽泛的角度讲,华谊兄弟也属于产品制造业的上市公司。华谊兄弟制造的产品销售给大众,贴上冯小刚的标签,价格立马能成倍的放大。就像酿酒行业,你说2000块钱一瓶的茅台,和5块钱一瓶的杂牌酒味道能有多大区别,但贴上茅台的标签,价钱再高也有人买账。”

值得关注的是,在华谊兄弟创业板挂牌前后,范冰冰、黄晓明、周迅、李冰冰、林心如等超一线大牌明星均相继离开转投别家。实际上目前华谊兄弟旗下的一线明星数量有限,相对而言,头牌名导冯小刚在公司地位越发重要。

“大牌明星的离去,从财务的角度也应该属于公司固定资产的流失。”徐薇对记者说,“范冰冰、黄晓明、周迅等明星在严格意义上应属于公司的固定资产,明星积累的品牌影响力和市场号召应该作价,并计入上市公司财报。但从现行财务制度角度,实现起来没有可能。”

激进融资背后的资金隐忧

在一些跟踪华谊兄弟的券商研究员看来,华谊兄弟对旗下大牌明星的流失似乎并不看重,打造新媒体全产业链才是公司工作的重中之重。

国泰君安证券分析师高辉对记者表示,“以往公司靠明星战略起家,对明星战略的弊端认识也非常清晰。放弃明星战略,打造全产业链是公司发展的核心所在。”

“公司登陆创业板后,完成了一系列资本运作。先是与腾讯搭建了战略合作关系,之后又与史玉柱的巨人网络合资进军网游领域,又引入海外资本筹建合资影业公司。”高辉说。

而在公司倾力打造新媒体全产业链条的背后,是资金面的巨大压力。

今年三月,在公司业绩年度说明会上,华谊兄弟董事长王忠军公开宣称,“公司短期没有再融资的愿望,华谊的现金流不错,而且今年上半年是电视剧产品为主,电视剧产品现金流回收迅速和清晰。马上再增发目前没有考虑。”

然而时间仅仅过去了一个月,华谊兄弟就公告,接到股东王忠军的通知。王忠军将其持有的公司限售流通股5200万股质押给渤海国际信托有限公司,占王忠军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32.9%,占公司总股本的8.6%。

按照业内通常的做法,质押上市公司股份进行融资,会以签署协议前20个交易日上市公司股价的平均价格为基数,计算出质押股份的总市值,之后信托公司再打折向质押方提供资金。

资深信托人士刘擎对记者透露,“信托股权质押操作,一些基本面突出的公司比如银行类股票融资金额可以达到市值的5-6折,而质地一般的上市公司股份则可能达到三折甚至更低。”

“信托股权融资的融资成本非常高,年化利息要远远高于同期的银行存款,一般利息都要超过10%,除非资金需求异常迫切,股权持有方才会采用股权信托融资。”刘擎进一步对记者解释。

此外,公司公告的发债计划,也显示华谊兄弟对于资金需求的饥渴。11月22日,公司公告2011年第一期短期融资券发行结果,发行总金额3亿元,年息高达8%。

与高息发债相比,低成本的股权融资才可能是华谊兄弟更为需要的。

按照公司招股说明书提示,“是否能够建立包括股权融资在内的长期稳定的融资渠道,已成为影响公司进一步提升核心竞争力的瓶颈。”

一位投行人士对记者说,“华谊兄弟连续两年进行大比例分红送配,一方面通过股本扩张稳定了大股东的控股地位,另一方面也是在吸引机构投资者驻扎其中,为将来实施定向增发做准备。增发新股显然比银行发债成本低廉的多。”

我欲独尊2手游ios版

圣堂最新版

审判之光九游版

涂游戏斗地主